您的位置 首页 培训问答

观察村落的方法/向建筑师学习

这是OFPiX为参与还乡计划的摄影师所提供的知识补给。借鉴建筑领域的知识来观察村落。

知识的匮乏及感受力的贫乏必定会束缚观察者的眼睛。我们为大家导读建筑研究者王昀的著作《向世界聚落学习》,希望能够从中汲取观察方法,拓宽观察视角。

{书名}《向世界聚落学习》
{作者} 王昀,方体空间工作室(Atelier Fronti)主持建筑师,博士毕业于北京建筑工程学院建筑系,后留学日本东京大学,并取得博士学位。现任北京大学副教授,主要从事世界范围的聚落研究。

{聚落}

聚落是自然形成的、人类聚居的集合体。王昀曾提到,聚落研究或许也可以叫做民居研究,但称之为“聚落”,则更强调对居住的整体研究,“不单看一个房子,而是看一堆房子,甚至是透过其观看社会的伦理关系。”
聚落的建造,不是职业建筑师的成果,而是居民自己,由那些可谓是民间建筑师的人搭建,根据使用者的自身要求自发建设而成。聚落是昨日的城市,是人类适应环境的结果,体现了人的生存本能。
不要把聚落当成怀旧和释放乡愁情结的场所。王昀的这本书叫《向世界聚落学习》,这些依自然而建的聚落,体现了人与自然的关系,映射着人对空间的理解。它可能还会启发我们去思考这样一些问题,村儿里的人怎么盖房子?街道广场如何构成?怎样设计自己的居住空间,客厅、起居室、厨房在哪里。想着这些问题,你可能会特别想找到造房子的人,和他们聊聊。

{哪些聚落}
王昀在这本书里讨论了他对世界各地聚落的观察,涉及到中国的有四川、貴州、福建、等地的聚落。具体如:贵州黎平县寨头村,湖南的龙江寨,甘肃劳动道村,贵州石头村,湖南苗族的腾梁山村、沟梁寨村和建塘村,云南汉傣族的曼浓干聚落,云南基诺族的巴破村和巴朵村,青海汉族的日月山聚落,青海土族的丰台沟聚落,云南勐海地区的爱尼族聚落巴拉寨和曼囡老寨,西藏藏族的走高村和红光村,四川汶川县的桃坪村和西羌第一村,西藏拉孜县桑珠村,山西槐下村,陕西乾县太平岭村,湖南岳阳市张谷英村,山西浑源县菜地沟村,福建龙岩初溪村,河南磁钟村,四川马尔康松岗的直波村和若斯部村,贵州侗族的肇庆聚落,山西的二岭聚落,云南元江县的高寨聚落,云南的漫伞聚落,广西瑶族的将军村,北京门头沟的双石头村,福建霞寨镇西安村,云南佤族的回库老寨等。
{哪些建筑元素}
你可以依照王昀的切入点来观察一个聚落:1.迷路 2.梯段 3.广场 4.几何学 5.塔 6.重复 7.光、孔、气 8.色彩、装饰、摆饰 9.地形 10.封闭的构造
{美}
王昀在一次采访中提到:“树木是上帝赋予人的礼物,你用树搭的房子,树有多高,能用做大梁的有几米,树杈有多长……那个尺度,那个比例关系都是大自然赋予的,是美的。你看传统的房子,都是美的,用的是大自然的美。”

聚落并不辉煌,但它体现了一种人的本能,有着一种持久的美。在王昀看来,聚落不是“视觉性”的,而是“身体性”的,它们的存在是通过人的身体来丈量和感受的,体现人的生存之道,体现了人类解决生存问题时所表现出的智慧。

以下文字摘编自《向世界聚落学习》,照片也源自此书。

以人的身体来丈量建筑

北京延庆县古崖居

这是北京北京延庆县的古崖居,崖居的建造过程就是人身体的尺度发挥作用的过程,房间是被雕凿出来的,在雕凿房子的过程中,人体尺度被移植和嵌入空间中,空间的高矮、开间与进深的大小,处处体现了雕凿者“合适”的判断。有些聚落风格延续了千年,时至今日依然适应着人的生活,就是因为它们不是“视觉性”的,而是“身体性”的。

同理,大家还可以去观察窑洞的构造。

聚落是人的空间概念的体现

青海日月山聚落和丰台沟聚落

汉族的日月山聚落

土族的丰台沟聚落

上图是青海的两个聚落,汉族的日月山聚落和同地区土族的丰台沟聚落。它们处于同一地区,自然环境相同,建筑材料和建筑造型也非常相似,但因为不同民族对空间概念的理解不同,其聚落空间的布局也有着本质的不同。

两者都是用夯土围合的住居形式,但日月山聚落表现出典型的四合院住居形式,“内”和“外”的关系十分明确,会将田地和打谷场这些劳作场所布置在聚落的外部,而不是与自己的住居布置在一起,这是因为田地是劳作活动的公共场所,而住居是属于私密的个人的空间。而土族的聚落则与此相反,他们将田地和打谷场布置在自己的住居前,也就是说把田地放在聚落的内部,使住居和田地成为一个整体。

聚落里的广场

山西槐下村窑洞聚落/福建绳庆楼方楼聚落

山西南部的槐下村的窑洞聚落

福建绳庆楼,由共同家族居住围合而成的方楼聚落

如果将广场的概念运用在住宅中,那么位于住宅中的内部庭院实际上就是一个广场,而相对于一个家庭的内部空间而言,起居室就是住宅内部的广场。在聚落中也有一些空间可以被视为广场。

上图是山西的窑洞聚落,广场是在屋顶,它的屋顶即是街道也是广场。地下和地上的两个不同层面发生着空间变化,形成公共与私密的两种不同性质的广场。

下图福建土楼,广场在地面上,以一个被围合的形式出现,成为家族共同活动的广场。有的还在中心设置祖宗牌位的家庙,这种构造的中心位置为居民提供了聚会兼祭拜的场所。

聚落建筑材料取之于当地

甘肃劳动道村/湖南苗族腾梁山聚落

甘肃劳动道村

湖南苗族的腾梁山聚落

王昀在调查中发现,由于生产力和交通的局限性,聚落中所使用的建造材料基本上都是来源于当地,而这种当地的材料先天性地就与周围自然形成了一个整体感。

上图是甘肃的劳动道村,建筑采用当地的黄土作为材料,形成与自然浑然一体的特征,聚落整体风景给人宛如地面生长出的感受。

湖南苗族的腾梁山聚落是石头砌成的聚落,建筑和天然的石材浑然一体。当地屋顶往往采用一些具有人工痕迹的瓦片,瓦片与石材的天然特质产生的对比,也显出一种洒脱感。

以上文字摘编自《向世界聚落学习》,照片也源自此书。

对于建筑,我们也是门外汉,但这些粗浅的理解就已经激发相当大的好奇心,关于故乡的那些民居,对此你有什么思考呢?欢迎与我们分享。

这是内蒙古达茂旗乌克镇东土格牧村,最开始去的时候就只是觉得——好美,但如果依照上文的导读,从身体性,就地取材等角度来看,更能感受到这种美感的来源。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