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知识

外婆门前的桥

(朗诵:薛玲)

我生在美丽的观音湖畔,蓝莹莹的观音湖水珍藏着我儿时甜蜜的记忆。那些最快乐的日子是和外婆一起度过的,最难忘的便是外婆门前那条长长的小溪,还有横跨在小溪上的那些桥!外婆家座落于大别山南麓,大悟山脚下一个美丽的小村庄一一跳沟村。因其处于两山峡谷之间,人们行走要从河沟这边,跳到沟的那边,“跳沟村”便由此而得名,沿用至今。

跳沟村群山环绕,飞瀑流泉,风光旖旎。外婆家门前就有一条细长细长的小溪流,溪水清澈见底,溪流从上游的村庄潺潺流经外婆所居住的村落,大多数的房屋都错落有致地依溪流两旁而建,溪流两边是稻田和打谷场。

在居住密集的溪流位置,为了方便人们出行和来往,便有了两座形状各异的石桥,如果说弯似月牙的石拱桥让小溪两岸紧密相连,那距石拱桥不足百米的石墩桥,便是村里儿童的乐园。
石墩桥是由巨石块打磨成同等大小的石墩,每个跨步大小的间距均匀地延伸到小溪的对岸,默默地承担起人们出行的责任。河水不深,石墩略高于水面,站在石墩上,清澈见底的溪流里几根水藻在脚底招摇,放眼望去,满河的鱼儿、虾米在河水里快活地嬉戏,悠然自得,全然不把你放在眼里,他们似乎早已习惯这样的相处。小孩子调皮,妒忌鱼儿的悠悠然,总不免淘气地去岸边拾来一两枚小石子,猛然投进溪水中,受到惊吓的鱼虾们,便随着漾起的水波你追我逐般的荡开去。投石子的那小子便得意地捧腹大笑……在他们看来,捉弄一下这些小家伙们,实在是生活中闲来无事时,莫大的快乐。
雨量大的季节,小石墩桥便全没在河水里,只有胆子大的人才敢通过,我们这些个小屁孩断然不敢再从石墩上淌过去的,所以,我们便很珍惜小石墩桥可以通行的日子。有事的时候总是舍近求远,绕行也要走小石墩桥,没事的时候更是不到上面蹦跶几个来回,总感觉心里不自在的很。桥墩距离对小孩子来说,还是有些宽的,好在溪流的水不太深,有的时候,一个跳步过去,重心不稳,难免落入水中、或溅湿衣服。同伴们便笑得前仰后翻,起哄喝倒彩声此起彼伏,忘乎所以的惬意……而此时,如果刚好被大人看见,一大群孩子倾刻间,便在严厉地呵斥声中一哄而散,小小的身影快速地没在了四零五散的巷子里,不见了踪影。
相比石墩桥,跨立两岸的石拱桥,就要辛劳得多。石拱桥离我外婆家更近,让我能近距离地观察它。石拱桥两边各有一个用石块撑起的小桥孔,中间是石子和混凝土浇筑而成,几米来宽的弯如月牙的桥身组合而成,简洁大气。两岸绿村成荫,远远看去宛如溪流上一弯新月,在夕阳水波地相互映照下,又恰似一道色彩斑澜的彩虹。亳不夸张地说,石拱桥凝聚了几代人的智慧和对美好生活地向往。每天它都默默承受着不知多少双忙碌的双脚,在它的背脊上来回穿梭。更因为它的存在,两岸的居民亲如一家人,你端上个饭碗到河这边串个门,我揣上个小火坛到河对岸拉拉家常……已然是这个村子里生活的常态。
我更喜欢夏夜的石拱桥,吃过晚饭,当月亮悄悄爬上山头,河两岸的的人们便抬出自家的木床或竹床,老人们摇着蒲扇,自律地依着石拱桥两岸一字摆开。随着聚集的人越来越多,孩童们便满村子追逐萤火虫,发出银铃般的嘻笑声;女人三五成群畅聊的莺歌燕语;稻田里青蛙在演奏着夏日“交响曲”;就是那树枝上蝉儿,也更加卖弄它的歌喉叫得更欢……各种声音相互交织着,让昔日寂寥的小山村,变成了欢乐的海洋。而村里朴实憨厚的男人们,要么叭叽叭叽地抽着旱烟袋,享受片刻难能可贵的轻松惬意;要么敞开上衣斜躺在木床上,听着破旧的收音机,赏着满天的繁星;还有的担心家人老小被蚊子叮咬,就忙着点燃自制的艾条这里晃晃,那里绕绕,一刻也不得空闲。
外婆手执那用布条包过边的蒲扇,轻摇着帮我驱赶身边嗡嗡乱飞的蚊虫。我便撒娇地钻进外婆怀里, 搂着外婆不撒手,央求着她给我哼小曲。当月亮升上天空时,明亮的月儿和满天的繁星,不仅点缀了深山里的夜空,站在小溪两岸的条石板上或自家木床上,你会豁然发现小溪里的另一番景象:皎洁的月亮在水里晃荡,满天的星河倒映在水中,美轮美奂!让你如在梦境中分不清哪是天河,哪是溪河?此时再迎面吹来一阵,夹杂着股股栀子花清香的微风,几枝垂柳枝温柔的似妈妈的手轻抚你的脸颊,让人醉在这美妙的夏夜里!外婆门前的桥,时刻见证着大山里的人们,最原始朴实的乡村生活!皆如外婆般勤劳善良的乡亲们,扎根在这依山傍水的小村子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春日看景,夏日赏花,秋天枫叶红,冬天雪花飘……俨然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梦里萦回的,依旧是外婆门前的桥……
文:汤丽芹图:汪杰 ……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