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父亲的酒作坊

吃过晚饭,天已黑了,我陪女儿一起写作业,这时窗外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听着这样的雨声,思绪一下子飞回到那个夏季,也是这样连绵不断的雨,印象中下了好久,好久……

朗诵:陈琴琴

那是1998年,我正念高三的时候,学校每两个星期放假一天,我们才能回家拿米拿菜金。那天照例是回家的日子,但是这些天来,每天都在下雨。白天下,晚上也下。尽管从镇上到家只有一条五公里的土路,这十几天应该和稀泥了,但是依然阻挡不了我回家的决心。挽起裤腿,打赤脚走在路上,比起饥饿,此时这些碎石子硌脚根本算不了什么。

家越来越近,我甚至模模糊糊地看见了父亲的身影。几年前,父亲得了一场大病,如今身体大不如以前了,面容憔悴,时不时还会胃痛。到家后,发现父亲不在家,门开着,没有人。约摸他应该在地里,放下书包,径直走进灶屋,准备填饱肚子。父亲给我留的剩红薯是冷的,但我依然吃得津津有味。

等到天黑了,伸手不见五指时,父亲才拖着锄头回来,衣服上全是泥水,疲惫不堪。见到我,他非常惊喜,嘱咐我去炒饭。

父亲说,今年的稻谷因为淋雨,收割了的和没收割的都在雨水里浸泡了好久,最后快烂在地里了。听到父亲的话,我的心猛地一沉。我和弟弟的学费甚至全家的生活开支,全都指望这季稻谷。想到在学校的压抑伴随着饥饿,我真想对父亲说辍学。但是又想到父亲对我抱有很大的希望,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

第二天,天边刚刚露出鱼肚白,我听见父亲已经起床了,说要去地里,把稻谷尽量抱到田埂上。我起床也跟着去地里,好多稻穗已经长出嫩芽,有的已经腐烂,不可能卖出。

下午,准备返校,我的心情似有千斤重。临走时,父亲叫住我。他用龟裂的手从怀里掏出一沓皱巴巴的毛票,仔细数了数,一共三十块,递给我,让我省着点,别浪费。又叹了口气,说争取下次多给点。我踌躇不决,那是父亲省吃俭用下来的钱,我理解父亲。双手接过那沓毛票,怎么那样沉重呢!

在校,又是学习压力和饥饿并存的两个星期。眼前还经常浮现父亲佝偻的劳作身影,担心父亲无法承受庄稼颗粒无收的事实。

当我再次回到家时,远远看到屋顶瓦缝间冒出的青烟,袅绕在附近,空气中还弥漫着酒的香味。我匆忙进到屋里,映入眼帘的是堂屋里并排放着十几口大缸,看见父亲往一个土灶中添加柴火,灶的上面有一口比平时做饭的锅大3倍的大锅,锅上架着木质的蒸笼(后来才知道它叫甑),最上面又是一口大锅,锅里的水冒着水蒸气。在甑腰大概三分之一处接出一个水槽,有清澈的冒着热气的液体流出,用小缸接着。父亲笑着说,缸里是琼浆玉液,是我和弟弟的学费,是他这一年辛辛苦苦的收成。原来,父亲把发芽的稻谷熬成了酒。

对于父亲,一个地道的农民而言,田里的收成是他的骄傲。当看见它们发芽或腐烂的时候,心里是何等的难过!但是这个依然受着病痛折磨的男人,没有倒下,用勤劳和智慧向困难再一次说不。

接下来的两天,我和父亲一起经历了稻谷变成酒的过程。对于我,这段经历好比是和父亲一起走夜路,远处有光,那是希望!

首先,稻谷浸泡24小时左右,洗净,除掉瘪谷和杂草。父亲说,家里的稻谷可以省去浸泡这个步骤。

接着上锅蒸。将浸泡吸水膨胀的稻谷装入甑中,添加柴火蒸。最上面的大锅里盛满水,相当于土灶蒸饭时的锅盖,在这口大锅的底部悬空着一个铝制圆盘,连着水槽,蒸煮过程中的水蒸气在遇到锅底冷凝后滴回圆盘,顺着水槽流出,带着涩涩的味道。

大约40分钟后出甑泡水。将蒸好的稻谷倒入旁边装有凉水的泡谷池中,使水盖过谷面,谷皮冷却收缩使谷尖开口,大约需要浸泡15分钟。这个出甑特别需要体力。父亲站在甑旁,俯身探头,用木质的大勺舀出谷粒,我负责接力倒入池中,再递回大勺。这样的动作循环,直到谷粒全部浸泡。不知是用力过久,还是水蒸气的作用,父亲像刚蒸过桑拿的人,大汗淋漓,面红耳赤,我也汗流浃背,但是心里是甜的,多日萦绕在心头的不快,顿时烟消云散。

接下来,上锅复蒸。类似于以前用土灶蒸饭的过程。我在旁边添加柴火,父亲在一旁指挥我注意火候,一边询问我在校的情况。灶内火苗在跳跃,印红了父亲瘦削的脸,似乎是我和父亲在黑暗中追到的一束光!

半小时后又要出甑、摊凉、拌曲。将复蒸好的稻谷再次舀出,平摊到堂屋的空处。这次我负责舀谷,父亲负责运送。一大勺谷粒大约有二三十斤,父亲一堆堆均匀地排列在堂屋地上。为了尽快冷却,父亲熟练地拿起耙子,推开谷堆,摊平。尽管父亲喘气均匀,大豆般的汗珠流下来,但是看着这个场景,我是最安心的时候,因为父亲有胃病,此时是他身体状况很好的时刻。

当谷堆冷却到35-37摄氏度的时候,要进行拌曲发酵了。在谷粒上面撒上准备好的酒曲,均匀拌,重新堆成一堆,盖上干净的稻草。父亲说这步很关键,酒的品质、口感及产量都跟发酵有关。所以,父亲小心翼翼地均匀地拌曲,之后轻轻地把谷粒堆成一个侧面是等腰梯形的形状,上小下大的六面体,像做一件艺术品一样,大小平衡,线条笔直。

2-3天后,再次上缸发酵。父亲说,等我下次回家,就可以看到最后的蒸馏环节,出酒了!

我带着不舍,回到了学校。我勤劳的父亲,他肩上扛着家的责任,正是这样的信念,让他开始尝试、学习酿酒技术,看似无解的难题,他都能化解。我佩服我的父亲!

后来再回到家,看到父亲为了省钱,自己挑着酒缸去邻村、镇上的小卖部卖酒。因为酒的品质还不错,基本上每个月可以消耗1600斤稻谷,平均下来每100斤稻谷出酒33斤,比起纯粹卖稻谷的收益要高一些。另外,酒糟晒干后,加工成糠,可以喂猪。父亲当时是集酿酒、卖酒、养殖于一体的创业者。

我和弟弟正是依靠着父亲的酒作坊赚来的钱,顺利地完成了学业,后来家里还盖起了一栋三层小楼。

父亲勤劳、善良、智慧、不辞辛苦的精神,将伴随我的一生,也影响着我的一生。

作者简介:

程丽萍, 女 ,祖籍湖北孝感。现任教江西省萍乡市萍乡学院。本人爱好文学,平时喜欢写一些回忆性记叙文。

– end –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