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知识

中国网络诗歌20年:九零后诗选

九零卷

夕染(3首)

镜中花

这个冬天,我若能摘一颗草莓

有些句子就会好看些

镜头里可能还有一张邻居的脸。风和霜

从另一扇门进入

我的毛衣和裙子,都那么新

他说要准备好。穿过长长的马路

走到那本旧书的扉页上去。

2013-4-15

阳光天真

(一)

此刻,谈及生活

这个女人。有门缝那么大

门缝那么小

她靠在诗句上

车水马龙。都从她身上过

(二)

假设阳光天真

人已收割一半。她赤脚走在旷野

万物回头

孤独和美貌靠在一起

甚是祥和。

(三)

感谢爱情。高速公路上

奔跑的梅花

凋零和梦想成真一样美丽。她大声

呼喊

冬天早得让人,热泪盈眶

2014-1-1

莫过于如此

(一)

每次有人站在台上哽咽

我就更早地

流下泪水。

当众说出辛酸,是多么

不好意思的事

这过于真实,也过于精准地

击中生活的软肋

我同情自己,就像在同情别人

(二)

他们夸我了。这时候的喜悦

是一种本能

更多地,我有着

无法抑制的窘迫。

你看,春天有这么多花,各种花

开不完的花。

我的瓣儿太小,不应该被看见

2014-1-1

夕染,本名康雪,女,1990年冬天生于湖南娄底。大学开始在网络上写诗。2013年4月14日注册中国诗歌流派网论坛,作品多次被《诗歌周刊》网刊特别推荐和封面推荐,《华语诗歌年鉴》特别推荐,入选网站重要栏目“发现”。《小小小的性幻想》被收入韩庆成主持的新浪微博《90后诗歌》专题。著有诗集《回到一朵苹果花上》。

余幼幼(3首)

不死

你要了解我

就必须吃掉我

我割肉给你吃

挖心给你吃

挤奶给你吃

你要像对母亲那样对我

对妻子那样对我

对女儿那样对我

你要像找到了信仰

找到了一个

永远饿不死的工具

2012.5.9

倒错

磁铁吸走了时间

我睁不开眼睛

因为

你没有了

你没有了

我睁不开眼睛

时间又回来了

在倒错的程序里

我们先完成了怀念

再完成告别

2013.4.28

每个人都不是一个人

我起了杀人之心

这会犯法吗

那个我想杀的人

该有多么可怜

她就坐在那儿

埋着头

头发挡住了眼睛

感觉不到一丝杀气

她呼吸我呼吸的空气

吃我吃的食物

看我看的书

听我听的音乐

经历我经历的徒然

她肯定也想自绝于一切

只是想到之后

房租没人交

话费没人交

毕业证没人领

父母没人照顾

我就把手

从她的脖子上拿下

放到了窗外

2013.5.2

余幼幼,女,1990年12月生于四川峨眉山。2004年开始诗歌创作,作品见于新浪博客及各类文学刊物。2013年8月15日注册中国诗歌流派网论坛,作品多次被《诗歌周刊》网刊封面推荐,《倒错》入选《90后诗歌》专题。出版诗集《7年》《我为诱饵》。曾获《诗选刊》年度先锋诗人奖,2012星星诗歌奖年度大学生诗人等。

易巧军(3首)

你善于嗅出我嘴里的烟味

无论我是否刷牙

你说,这是女人天生的直觉

为什么不戒了?你看着我

我说,偶尔抽抽

大多数时间,只是抚摸烟盒

这是我生活中,

唯一有点棱角和火花的东西

2017/01

刻碑人

他一生的成就——

把每一个浅薄的名字

凿的那么深刻

并让它们有站立起来的机会

2017/02

夜深了

只有按摩店的灯还亮着

这些灯和路灯没什么两样

也能照亮漆黑的道路

2017/03

易巧军,苗族,1991年9月生于湖南武冈,现居四川宜宾。2016年1月16日注册中国诗歌流派网论坛,作品多次被《诗歌周刊》网刊特别推荐和封面推荐,入选论坛“微诗微评”栏目。著有诗集《百味》。

魔约(3首)

旅馆记事

第一次觉得脱衣服是那么困难,我觉得她跟我一样感到为难。

她坐在床的一边,我坐在另一边。我努力的一个一个解开衬衣的扣子,她不停地摆弄她的头发。我们越这么坐着越是感觉不自在,我只好先投降,我对她坦白我这是第一次和异性出来开房,她说她也是。

我扑到她的身上把她的衣服脱光,然后脱我的。我们躺在一起看对方的身体,她的脸通红,我的整个身子开始发烫。

又陷入了奇怪的对峙之中,看的力量把我们僵持在欲望河流的两岸,谁都不愿意先动。河流水势湍急,不知深浅,虽然我们都没有衣服可以湿了,可是我们依然需要一条蛇。

最后的关头树之所以能顺利的填进土坑,那全是一只蚊子的功劳。那只魔鬼派来的蚊子紧紧地趴在她的乳头上吮吸,我顺利的充当了救美英雄的角色,紧接着自我膨胀成了一只大大的蚊子,叮了她一整夜。

2014-7-17

一根阴毛

她把一根阴毛交给魔鬼,交换青春,我咬着魔鬼的手不放,她抱着我哭。

我全身的骨头都被魔鬼折断,只有精子完好无损,女人的子宫开着门索要。接受种子的同时接受了我咬下的罪恶,生下象征的孩子,一个畸形儿,一个怕人的怪物。

每天晚上睡觉她都会滚到地板上面,她的裸体带走了我体内绝大部分的热,她在地板上散发着热气。

我从黑夜的背面靠近她,压在她的身上,她呼吸沉重却没有醒。她觉得我是她脱落的一根阴毛,无论什么时候哪个男人把自己给她送回去,她都不会有丝毫的惊讶。

早晨她是新的,换内裤的时候,她数着那些新脱落的阴毛给我看,喏,你的情敌。

2014-7-17

我认罪

对一瓣处女膜认罪并不可耻。我要对所有的处女膜认罪,一时间我认为只有我拥有捅破它们的权利,为此我是那么痛苦,那么的担心,那么的不安,我害怕你们少女们背着我,把它奉献给我以外的人。

我认罪,为此我已经整整一百天没有勃起了。我的身体以其巨大的沉默忏悔,我的心在我的身体里面壁。

我还是不能放弃爱她,我最爱的她,性欲旺盛的她,一个骑在我的身上就能奔跑的女人。在我脱缰而去的时候,并不知道她把我丢在了哪。

2014-7-17

魔约,本名余红兵,1991年11月生于河南信阳。2012年7月12日注册中国诗歌流派网论坛,作品被《诗歌周刊》网刊特别推荐和封面推荐,《华语诗歌双年展》开卷推荐,入选网站重要栏目“发现”。《硬币的三面》被收入《90后诗歌》专题。

小易大人(3首)

四根指头

她的左手,四根指头。

左撇子。写字,拿筷子

解男人的衣扣。比正常女人

用更多时间和气力

力量在四根指头聚集

那藏着的第五根指头

蠢蠢欲动

让她失去平衡

无论什么,她,总做得

比别人差。这是他,说的

摔盘子,骂脏话,打脸

她为四根指头忍受

一切

是没有掌握技巧

还是力量的奥秘只有

健全的躯体才能领悟

她不懂,她和他一样

渴望完美

她扯住的衣袖

都轻易地从她的左手

溜走

那是男人的

也是生活的

2014-7-23

菜农的一天

凌晨

三点

起床

打着电筒到

地里收菜

六点

挑着两簸箕

沉甸甸的

油菜

大白菜

小白菜

芥菜

豆角

荷兰豆

走四里路

六点半

在集市

叫卖

十一点

全部卖完

回家

清点

共得五十六块八毛

其中的

五十块

是假币

2014-8-1

计划生育干部

1999年秋。他们拆掉

唯一的,破旧的,爸爸

亲手做的

两扇大木门

妈妈坐在门槛哭

2000年秋。他们抬走

几年积蓄,换来的

黑白电视机

妈妈蹲在厅堂哭

2001年秋。他们打开

丰收的谷仓

用蛇皮袋,装稻谷

一袋。一袋。

妈妈抱着谷仓哭

钱。没有

老三。老四。老五。

就成为

这个世界,多余的

罪恶的

2014-8-30

小易大人,本名姚文定,1991年生于广东阳江。2013年4月24日注册中国诗歌流派网论坛,作品多次被《诗歌周刊》网刊特别推荐和封面推荐,《华语诗歌双年展》开卷推荐,入选网站重要栏目“发现”。《炊烟》被收入《90后诗歌》专题。

宇剑(3首)

一些看不到的新闻,偶感

甘肃。夹边沟饿死了几百文化人

杨改兰不仅仅只是一个名字

西峰百货大楼跳下去的不仅仅只是一个学生或者孩子

70多人的校车

落马的省委书记王三运

其实这些悲痛

不算什么

最悲痛的是

几十年来,没有几个人

敢吱声

2018-10-18

唐代男人

秦王李世民撕裂玳姬的长裙

趴了上去

一边操着,一边说:

我以大唐未来天子的身份起誓

日后一定封你为妃

生了儿子,就封你为皇……后

秦王忍不住了

他就这点能耐吧,大概唐代男人都这样吧!

他提起自己裤子的那一年

武媚娘正削发去感业寺

2018-10-18

那些让人流泪的地名

吊死鬼梁、坟台子、死人坡、庙礃。我的先人把死亡看的如此平淡,他们倒下的地方,种上谷子,谷穗朝下,呈鞠躬状……

赵家沟、李家沟、杨家峁、陈家峁。他们死于非命,我的先人韩老成拖儿带女用镐头挖下这三百里韩小川……

沙棘岭、麻黄湾、杏树台、柴胡崾岘。我的先人崇尚药草,却救不活自己……

凤趋壕无人读懂先人的深意!

太阳上了当咀台,我的太爷爷因偷公粮养活一家十三口而被枪决,尸体撤回来的时辰,体温冰凉如冬月之水……

我要向峁顶致敬,那里的大树必将成为我族所有人的墓碑

2018-10-25

宇剑,本名韩璟瑞,1991 年生于甘肃庆阳。2014年3月11日注册中国诗歌流派网论坛,作品被《华语诗歌双年展》开卷推荐。有诗作见于《诗刊》等刊物,著有诗集《一针见剑血》。诗观:诗歌是诗人的良心,诗人不担当,写诗何用?

青铜在南(3首)

谅解

人力有时而穷

能挽回的余地

我都已耕作了一遍

先是用笔,太柔弱了

你要原谅那些纤细的文字

断在了地里

然后是一把,虚构中的犁

从冷心肠,抽出的铁

它把我全身的硬度都耗尽了

疲倦开始敲钟:时刻已到

你要与坚硬的土地

达成谅解

就像是一个,把汗水花光的农民

累了,你就该抱着

金色的麦田

好好地学会睡眠

2013-4-14

通知

你有一个好听的名字,纳兰

容若,像一枚枫叶放在

另一枚枫叶之上。春日多雨

我很少饮水。所以你要明白

我记得的诗句,也不会太多

你关于人生与初见的

感慨,让电脑桌前的我

嗅到一阵秋风的凉

所以下个月,你就将看到

它被登到我们的

创刊号上了

如果你对稿酬的要求

不会太高,也请你把工行卡号

发到我的邮箱,并附上你

清朝的住址。

2013-6-29

平行

当我独坐黎明的门槛

开始咬空中悬挂的

第一根面条时

他正打开舱门,伸出一只

长蹼的足爪,我小心地搅拌

热腾腾的瓷碗升起

迷蒙的水气。他朝平民开枪

(人群像遭遇一泡宿尿的蚂蚁)

一个勇敢的男人,掷出长矛

击中他左肩的甲片。疼痛,咆哮

在三枚飞弹的夹击之下

帝国大厦分崩离析。我用竹筷挑起

一颗隔夜的肉丸,烟尘弥漫

死者睁开,血色的眼睛

很快,他下到地面,猛烈的炮火

压得盟军抬不起头来

司令员一边抽烟,一边骂娘

通讯兵,扛着自相矛盾的命令,跑来跑去

我喝下最后一口面汤。节奏太慢

我说,一群笨蛋

等不到你们最后的英雄登场

刚满十二岁的我

就要上学了

2013-8-30

青铜在南,本名谢志康,1992年6月生于广东河源。2012年6月4日注册中国诗歌流派网论坛,作品被《诗歌周刊》网刊特别推荐,并被推荐到多个纸刊和选本。《致死难者》入选《90后诗歌》专题。

郭海明(3首)

写给TLL

小时候不敢去爱

我便用喜欢置换爱

用好感置换喜欢

最后,我终于用默默的祝福

置换了

心里的第一次悸动

2013-7-3

西瓜说

西瓜说,它离开瓜藤后第一次见过这场面

人的头颅像西瓜一样

不堪一击

它还说,秤砣曾用来称量自己的份量

如今一不小心称出了

城管眼下一个瓜农的

价值

2013-7-20

在K1026火车上

蓝天,白云,低矮的草木

在生锈的铁轨一侧

这一刻,尘世安宁,我多么希望

火车停止前行,退回车站

早餐的鸡蛋退回鸡窝

梦,蜷着身子,回到它寂寞的笼子

潮热的下午,我重新

从洗手间走出,只是

我将在看见你时,喊出你的名字

声音细小,刚好只有你和我

能够听到

2015-8-9

郭海明,1992年生于山东淄博。2012年2月12日注册中国诗歌流派网论坛,作品多次被《诗歌周刊》网刊封面推荐。《在K343火车上》入选《90后诗歌》专题。

李京涛(3首)

这一切应该再逼真一些

我可以做的逼真一点,你应该

告诉我该怎么做,雨水穿过前院

穿过这个时代还没被刺痛的梦

我只是把我的窗户打开,让一些新鲜的风

吹过我的耳畔,让我的文字,更新鲜一些

夜晚,回忆穿过我的胸口,门外的小径

有女人争吵,我从没有见过的人

在阁楼上睡下,喜欢玫瑰与香水百合

往事可以虚构

像老电影里的布景,只需要一点填充物

我的母亲正在楼下,有人行走

在我笔下的某个春天,那里有马路,楼梯,

消防栓栓住的爱情,而这一切都可以再逼真一些

2013-7-15

你起身扫一枚落叶

我发现你们离我而去,你们是谁

谁又是我呢,看不清的时候,容易撞墙

容易落入现实的窟窿,你不知道吧

我会解释,用比喻和拟人的手法

伏笔与春天我都已经种下

是的,我安排好了这些,你们不用管我

窗前的老鼠,在背颂我的叶慈

把他吃进胃里,没人的时候我听到

小区,花园,与一个人的心

风不动了,像我的叔叔,那时候有落叶

翻滚着,你思念的人是不存在的

你的情书是一张戏票,是收音机里的杂音

你起身,扫远处的落叶,你回忆里的落叶

是九三年的,是悬而未决的……

2013-7-25

一种白色的融化

一根针穿过我的皮肤,像白色的天空

被钉子划破,流出了夕阳与红色的云

女孩也是白色的,她走在窗外的时候

我没有回家,草地上有什么正在生长

长出尖尖的指甲与长长的角

我心里不见的肯定不是咖啡,我站的地方

已经没有人了,最后离开的是一个女孩与落叶

我想继续思考雪花与订书机

我必须融化,在水草上蠕动

钻进一个人的脚底,你一点也不害怕

你相信是哈欠带来雨水以及躲猫猫的诅咒

我并不是时常和你联系,我会

爬上你的窗户,仿佛没尾巴的壁虎

落进你的杯子

做你的引子,白色的,药里的引子

2013-7-25

李京涛,1993年3月生于浙江湖州,双鱼座。2012年6月6日注册中国诗歌流派网论坛,作品多次被《诗歌周刊》网刊特别推荐和封面推荐。《这是我必须清醒的早晨》入选《90后诗歌》专题。

高短短(3首)

我们那的睡觉问题

我们那把睡觉不叫睡觉,叫困觉

一般男人喜欢和女人困觉

也喜欢和很多女人困觉

在我们那,有的女人和很多男人困过觉

嫂子和小叔子困过觉

两个女人同时和一个男人困觉

两个五十多岁的老男人

和谐地共用着其中一个人的老婆

少妇爱上了当卡车司机的邻居

三岁女儿被他碾死,但她依然在和他困觉

老家隔壁的女人,和我的舅舅困过觉

舅妈的妹妹,和舅舅困了觉

于是,她变成了我的舅妈

我再也没跟她说过话

2014-7-17

病人

我把一层湿纸巾覆在医用口罩上

再把医用口罩覆在我的脸上

医生说这样可以缓解我喉咙深处

长久的干燥和不适

“有时我真是恨透了这里。”

他对我说。肮脏的空气

拥挤的人群,病态的眼神

没有哪一样不令人厌倦

我伸手接过会诊单,那上面

有我的病因,治疗药品名

以及一个厌倦世界的

医生的医嘱

“正因为一切都会结束

我才不介意继续活着”

我向他致谢,起身道别

我在医院的走廊里

看到病人搀扶着病人

病人打着吊瓶,病人喝药

一个病人去看另一个病人

一群病人送别一个

躺在床上的病人

2016-6-13

必要的雪

一个冬天的早晨

我独自去了河边

四野寂静,晨雾笼罩着枯柳

河水的边缘结了一层薄冰

水流跃过鹅卵石发出声响

几片叶子有意无意地飘在水上

它们随着波浪游荡,形状微妙

大雪就在这时落了下来

一切毫无征兆又像早有预谋

世界仍旧以某种神秘的方式运行着

与这场突如其来的雪比起来

那些不安和厌倦又算得了什么呢

像一场不受任何人控制的雪

它们也从未受我控制

从河边折返时

我明白自己将会爱上

更多的河水和堤岸

它们仍旧冰冷,无常

拥有必要的晃动和沉默

2016-6-13

高短短,本名康晓红,女,1994年生于陕西汉中。2014年4月3日注册中国诗歌流派网论坛,作品被《诗歌周刊》网刊封面推荐。《茶馆门口的女人》入选《90后诗歌》专题。

邹黎明(3首)

小洼之小

堤,涧,树,埂,它们从不同的方向

把这个,叫小洼的村子

拦着,

拦在华北平原。始终没有迈出一步。

小洼之小,我用手

就能指给你们看:

最低处始于棺木,最高处止于炊烟。

2018-8-6

告别辞

经再三确认

那是一根白发

第一次,面对镜子中的自己

感到陌生

我怀疑时间,盯上了我

没有特别想见的人了

没有要交代的

感谢完这根,替我老去的

白发

我将被押解而行

2018-10-10

秋风劳于野

所有的退信,都以落叶的形式

寄返人间。

忍了一年的悲伤,今天有人再也忍不住了。

十亩之外,秋风的马蹄已软。

十亩之内,都是我的悲伤。

端起湖泊,我敬秋风。大杯酒。

2018-10-10

邹黎明,1994年生于江苏盱眙。2015年12月13日注册中国诗歌流派网论坛,作品多次被《诗歌周刊》网刊封面推荐,入选《华语诗歌双年展》。

彭晓杨(3首)

头条新闻

(一)

嫖幼女不再是罪?

高学历可以生三胎?

情趣店的老板犹豫着

是支持还是反对。

(二)

挂个裸照唱情歌,

看看哪个妹子最有个性

最不食人间烟火。

(三)

肺癌啊!

雾霾啊!

还没有相认成功。

(四)

我深爱着

没在新闻联播上露脸的

头条新闻

2015-3-11

怎样的景

女同事问

烟花三月下扬州

是怎样的景

众口纷纷

描述修饰

只有一个男同事

言简意赅

“去嫖妓”

2017.1.17

链接

点击那些失效的

网页链接

显示的是

被拐儿童的信息

原有的内容

也许是暴力的

色情的

欺诈的

违法犯罪的

只有这些消失

才能看到

被拐儿童

2018-2-23

彭晓杨,1996年5月生于安徽阜阳。2013年9月26日注册中国诗歌流派网论坛,作品被《诗歌周刊》网刊封面推荐,入选《华语诗歌双年展》。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