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知识

纵岁月苍老,愿芳华永驻

芳华

一座有着美丽原生风景的小县城,一个入冬近一月秋色却依然明丽的季节,一群一个月只有一天半假期而耐不住寂寞的中年女性,三者碰撞在一起,便会制造出美丽快乐的日子。
又到月底,终于可以走出院子,到自然,到田野去放飞坐僵了的身体,放松萦绕中西文字数理符号的精神。于是,提前几天,见面一声招呼,群里一句吆喝,七八好友迅速约定。别管别人的眼光,不想自己的年龄,细心梳妆,修眉洗面,唇彩腮红,一样像模像样地用上。穿上最亮的衣裳,喊上最有爱的老公,驾着车,向着田野山林,出发!
这群充满激情的女人,一路压抑不住地兴奋,旁若无人地高谈阔论,谈最近看的乌桕红、银杏黄,说观音湖的山水秀、天地朗,畅想着正要去的红杉林,会是怎样惊艳的模样……

听到了那声欢呼吗?那是看到了美丽的景观而发出的惊叹。十几岁的孩子不关注自然,二三十岁的青年注意力大都在繁华的都市、痴迷于现代化科技的高端,能对一片红树林发出孩子般欢叫的,是我们这群追求简单质朴以致不拘形迹的70后妈妈们。
看吧,堤坝上车来人往,尘土飞扬;堤坝下小路宽沟,衰草枯黄。但哪又怎么样?一样挡不住我们看向那片绚丽树林的目光。看吧,那笔直笔直的红杉,冲天而上;看吧,那远看像笼着巨幅红纱的树,一排排一行行。
打开车门,奔涌而出后,我们从坝上冲了下去,把矜持和优雅都丢在一旁。
进入树林,抬头仰望,我们看到了簇簇松针似的细叶挂在横出的枝上;低头俯看,厚厚的黄色针叶满铺在脚下,恬淡安详。没有鸟亮歌喉,没有蝶舞翅膀,没有莺燕树下舞,没有溪流林中唱。有雾静静地弥漫,有偶尔出云的阳光穿过树隙照在落叶上。
突然觉得,我们的到访是不是一种唐突?一种对静谧的冲撞?
短暂的犹疑后,我们开始拍照,当然免不了喧闹。要用美丽的景来轻松我们当下的生活,装点我们美丽的回忆,雅致我们美丽的生命!
堤坝下的那片杉树林,除了已经薄暮的红杉在淡定安静地展示她生命尽头的矜持与尊严,还有四时常绿的青松,在一边用他饱满的激情和青春的活力,向红杉表达着对生命的敬畏与感念!

林中盘桓许久之后,我们驱车到了林场的一座古旧的引水建筑——渡槽的一端入口。传说中的空中之桥终于真实地兀现在眼前。看到它的那一刻,我无法形容内心的激动与震撼:深灰的水泥石板,残破的水泥桥面,倾圮的石头栏杆,几十年风雨沧桑尽显眼前。
站在桥面上放眼前方,远处云遮雾罩,莽莽苍苍,桥身像一条巨龙游弋于云雾中,桥的那头似乎在无穷的远方,一个神秘奇幻的秘境。喜欢这种青雾笼罩的感觉,脚踏石砖,神游云端;喜欢把它想象成《三生三世》中昆仑虚的那座桥,无妄海的那座桥,这头今生,那头前世;喜欢在脑中虚构着前世今生的爱情神话,此生此世相遇,千年万年执手。喜欢让自己沉入一种对某种感觉执着的状态。就那样,暂时痴迷!
一片冬天黄昏时的树林,还有一架古老的长长渡槽,在我们这一群不再年轻的人的眼里,呈现出的不是沉沉暮气,而是一种历尽繁华终归恬淡的静美,一种只要存在就要显示生命力量的坚定与大气!

世界那么大,想去看看吗?
我们的世界就是一方讲台,一片田野,它足够我们闲庭信步,驰骋想象。“偷得浮生半日闲”,归来后又能铆足精神,在我们的那方小小的舞台上飞扬激情,精彩人生!
愿芳华永不凋零,即便苍老了岁月,也要如蝴蝶般自由飘逸,如秋叶般淡然静美。

作者简介

欧阳秀萍,孝昌一中教师,从事高中语文教学二十四年。曾在一些教学期刊上发表过教学论文,业余爱好文学,喜欢到山野乡村游玩,不时写些游记性小诗文,做些“美篇”,自娱自乐。

文 /欧阳秀萍

编辑 /小梅朵儿

审核 / 张丽

投稿邮箱 /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往期回顾

【会员作品】为了23个孝昌兄弟(宋俊初)

【会员作品】读书,遇见更好的自己(余欢)

【会员作品】当老油条遇到千张(陈耀春)

【会员作品】家有好女不远嫁(陈耀春)

【会员作品】七月行色(枕水)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