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知识

那年中秋月儿圆

.&.
那年中秋月儿圆  文|张丽(朗读:马小糖)  齐老师来家访的那个下午,母亲带着我正在稻田里收割稻谷。稻谷弯着腰,母亲弯着腰,我也弯着腰,太阳却着了魔一般,在西山顶吐着火,迟迟不肯落幕。树上秋蝉的鸣叫一阵赶一阵,母亲的催促也是高一声低一声:加把劲,割完了早点回去。我憋着气,镰刀所到之处,蚂蚱、飞蛾乱窜,一张脸被虫子撞得又痛又痒。 “啪”我狠劲拍了一下,顺手在脸上一抹一揉,小虫在两指间成了黑泥。我在起泡的掌心吐了口唾沫,抓镰刀的手似乎加了块楔子不再松软无力,稻穗一片片倒铺下来,“沙沙”的声音搅乱了原野,也搅乱了我心。要是有一股秋风吹来,或许能缓解一些烦躁吧,可稻田在山洼子里,风都成了奢望。  我盼着风的时候,做梦也没想到盼来的是齐老师。齐老师是我的班主任,教数学。我们村离学校15里路,山路坑坑洼洼,河道曲曲弯弯,要穿过几个大深沟,并不适合骑自行车。当湾里一个伯母把齐老师带到我们田边时,落日的余晖在老师身上涂抹了一层金粉,金黄的稻谷闪花了我的眼。“齐老师”!我惊叫着,却怎么也不相信。我的母亲右手拧着镰刀,左手和腋下夹着割出的稻子,扭身看我,又顺着我的目光看向田埂。  醒过神,我扔下镰刀奔向老师。一到田边,老师从自行车上腾出一只手拉我上了田埂。我喊着:妈,妈,我的老师来了!母亲的嘴巴张着,能塞个鸡蛋。她撂下割的稻谷,深一脚浅一脚赶过来,嘴里连声说:哎哟,哎哟,这可怎么得了,屋里来了贵客,老师来了。  老师是来家访的,这在我们山沟是第一回。我们村偏远贫困,绝大多数孩子读了小学就辍学。我是女生,能读完初一多亏了母亲的宽容。母亲只见过村里的民办教师,他们泥腿子下田,来不及洗干净就进教室上课,和农民没有大的区别。而齐老师不仅是公办教师,吃商品粮,还那么年轻,说一口普通话。母亲乱了手脚,让齐老师坐,她去烧开水,又叫我去驼子哥的代销店买茶叶。代销店是矮小的披屋,进门一股热气。驼子哥在杂货柜里翻出一个报纸包,打开后递给我一小包茶叶,说是两毛钱。我给了钱飞跑回家,到开水,放茶叶,茶缸的水很快变黄。老师接过茶缸喝了一口说,来来来,坐下,随便说说话。  我的心“扑通扑通”,老师要说什么,我当然知道。我顾不上老师看到我家破旧的房子,放不稳的桌椅会怎么想,只迫不及待地对他说,老师,我做梦都想上学,可,可家里不要我读书……我的声音哽在喉咙里,越来越小。  母亲端来一碗热乎乎的鸡蛋。老师推让着,说您老别客气,英子是个聪明的学生,我来看看她怎么没去上学。  母亲的手在围裙上来回搓着,低下头说:吃吧,老师,您大老远来,没有好招待,这是自家鸡下的蛋,您啦,将就……母亲的话,让老师无法拒绝。齐老师端碗吃起来,母亲撩过滑到眼前的那绺湿漉漉的头发,笑着退到厨房。我给茶缸续水,黑褐色的茶水变浅了一些。  吃完鸡蛋,母亲叫我去山上把牛牵回来。她要去灶屋做饭,齐老师不让,说鸡蛋都吃饱了,讲讲话就回去,免得太晚了,路不好走。  我在山上找到牛,挥起树枝想牛走快点,可它在走到河边,慢腾腾吸水。我使劲拉绳子,抽了它几下,才一步赶一步到家门口。我把牛绳子一丢,跑进家门,可齐老师已经走了。母亲见了我,似乎找到了倾诉的出口,连连说:这个怎么办,怎么办啰?你买的茶叶是霉的,老师刚刚喝的是坏茶,你说会不会坏肚子啊?母亲搓着手,在堂屋里团团转。看到母亲为茶叶自责难过的神情,我拿起茶缸,却又发现压着5块钱……  如果说,这两件事让我和母亲的心脏受了撞击,后面发生的事,简直要我们的命。因为,堂哥挥着手跑来了,边跑边喊:英子,看啊,月饼,月饼!今天是中秋节,我爸爸给我买了月饼!  月亮在枝头晃荡,我有些眩晕,母亲的身子也晃了晃,双手捂住了脸。  风叹息着,吹过来,拨开了云层,四周一片澄明——好大好圆的月亮啊!  第二天,母亲对我说:你去上学吧,我卖完谷子给你交学费。 作者简介

张丽:中国作协会员,澴川读书会会长。文字散见于《人民日报》《小说选刊》《北京文学》等报刊,小小说多次入选各种版本的中国小小说年选。文集《幸福的柠檬》获孝感市首届“槐荫文艺奖”。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